爱摇滚

"不啦!"她一边说,一边走过去开门。临出门的时候,回头对我说:"学校对面那家小店,现在还可以吃到热饭!"我答应着,和她道了"再见"。 瓶儿不久也因患血崩重症而亡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水鸟行动 ??来源:童党??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不啦她一边  《金瓶梅》与《肉蒲团》等艳情小说比较(2)

不啦她一边  《金瓶梅》与《肉蒲团》等艳情小说比较(2)

说,一边走说学校对面李瓶儿对性爱的追求(3)李瓶儿嫁到西门庆家开始了她久已向往的生活,过去开门临也同时翻开了她悲剧命运的一页。瓶儿刚到西门庆家,过去开门临就被西门庆来了个下马威,打了一顿鞭子,瓶儿情感西门庆后,西门庆对瓶儿和潘金莲同样宠爱,不偏不倚。瓶儿生下官哥儿后,西门庆对她的宠爱超过了潘金莲,大有专房专宠之势,潘金莲五惊官哥儿,最后终于用雪狮子猫吓死了官哥儿,瓶儿不久也因患血崩重症而亡,死时二十七岁。瓶儿的死,不仅仅反映了她个人生活的不幸,而是一种时代造成的悲剧,瓶儿是时代的牺牲品。瓶儿的死,是由于妻妾争宠而导致的悲剧。它反映了封建婚姻、封建家庭制度的黑暗。瓶儿生活在中国封建社会后期,虽然封建制度已开始瓦解,被封建社会长期压抑的人已开始觉醒,人性开始复苏,李瓶儿做为人性的追求者,也开始了她的追求,但妇女的地位仍然是十分低下的,妻妾成群,一个男人占有无数个女人是一种合理而正常的社会现象。在这种黑暗的封建婚姻、封建家庭制度下,女人不被认为是独立的人而存在、而被承认,她们是做为玩物,做为附属品而存在的。而这种附属品的地位也不是能长期稳固的,于是在女人们之间,具体地说是在西门庆的六个妻妾之间展开了激烈而残酷的争斗。而争斗最激烈的莫过于潘金莲与李瓶儿之间。西门庆一共有六个妻妾:吴月娘(正妻)、李娇儿、孟玉楼、孙雪娥、潘金莲、李瓶儿。潘金莲性格泼辣、狠毒,一心想专房固宠,在李瓶儿未来之前,她在五妻妾中是占有很大优势的。可是李瓶儿来了之后,开始与她平分秋色,生了官哥儿之后,西门庆对瓶儿就大有专房专宠之势,于是潘金莲对李瓶儿展开了更为猛烈的进攻。潘金莲打击李瓶儿的方法之一,就是挑拨吴月娘与李瓶儿的关系,孤立李瓶儿。第一次,第二十回,李瓶儿过门之后,吃会亲酒,潘金莲因曲子唱“永团圆,世世夫妻”,便对吴月娘说:“大姐姐,你听唱的小老婆,今日不该唱这一套,他做了一对鱼水团圆、世世夫妻,把姐姐放到哪里?”月娘听了这两句,未免有几分恼在心头。接着又写:“自此西门庆在瓶儿房里歇了数夜。别人都罢了,只有潘金莲恼的要不的,背地唆调吴月娘,与瓶儿合气。对着李瓶儿,又说月娘容不得人。”第二次,第五十一回,潘金莲见西门庆与李瓶儿歇了,足恼了一夜没睡,怀恨在心,第二日对月娘说,李瓶儿说你“虔婆式,乔坐衙”,这话造得太毒,因为月娘一向以贞洁寡欲自居,骂她是淫妇老婆,她岂能容忍,气得月娘要找瓶儿对证。二次诬陷李瓶儿,是潘金莲打击李瓶儿的另一个重要手段。第三十一回,琴童故意藏壶,潘金莲当众说“琴童是他(李瓶儿)家人,放壶他屋里,想必要瞒昧这把壶的意思”。第四十三回,官哥儿玩丢了金镯子,潘金莲幸灾乐祸,并对吴月娘指控李瓶儿“瓮里走了鳖,左右是他家一窝子,再有谁进他屋里去”。但最后发现金镯子是李娇儿的丫头夏花偷去的。五惊官哥儿,最后训练雪狮子吓死官哥儿,是潘金莲害死李瓶儿的最阴险的手段。潘金莲自从听到李瓶儿怀孕,就是切齿痛恨的,官哥儿出生后就想方设法加害官哥儿。一惊官哥儿,第三十二回,做弥月时,潘金莲把官哥儿举得高高的,吓得孩子半夜发寒潮热起来,不吃奶,只是哭。二惊官哥儿,第四十一回,潘金莲打秋菊,把官哥儿吓醒了。三惊官哥儿,第四十八回,西门庆上坟祭祖,潘金莲抱着官哥儿与陈敬济嘻闹,吓得孩子回来后夜间只是惊哭,不肯吃奶。四惊官哥儿,第五十二回,金莲与敬济在花园调情,丢下官哥儿,孩子被一只大黑猫惊吓,不吃奶,只是哭。为官哥儿之死做一伏笔。五惊官哥儿,第五十八回,潘金莲打狗打秋菊,又一次惊吓了官哥儿。第五十九回,潘金莲训练雪狮子猫,吓死官哥儿,在官哥儿死后,潘金莲还大骂李瓶儿,致使瓶儿气忧交加,得重症而死。而李瓶儿对潘金莲始终采取的是忍让的态度,但并没有感化潘金莲,最终还是被她害死。从表面上看,李瓶儿之死似乎完全是由于潘金莲个人的原因,是由于潘金莲的阴险狠毒和她自己的软弱忍让所造成。其实,这其中隐含着深刻的社会原因。潘金莲与李瓶儿同是遭遇不幸,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妇女,但潘金莲为什么会对李瓶儿如此狠毒呢?因为她们同是妾,要想使自己能生存下去,达到固宠的目的,就必须战胜对方,这也可以说是一场你死我活的争斗,李瓶儿是这场争斗的失败者。她们的争斗正是由封建的婚姻制度、家庭制度造成的,是一夫多妻制的必然结果,所以从表面上看,李瓶儿是潘金莲的牺牲品,实质上,她是社会制度的牺牲品。李瓶儿还是封建子嗣观的牺牲品,瓶儿因其宠,又因其亡。

  

李渔《三国演义序》,出门的时候吃到热饭我今存两篇:出门的时候吃到热饭我清康熙醉畊堂刊本《四大奇书第一种》李序;清两衡堂刊本《笠翁评阅绘像三国志第一才子书》李序。两篇在内容上有同有异。两篇序文有真伪问题,需加辨析。我们曾把两衡堂刊本李渔序辑入《金瓶梅资料汇编》(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现在看来,两衡堂本李序中关于《金瓶梅》的一段评论不足为据,更不能据以说明李渔是《金瓶梅》评改者。对两篇序文加以比较分析之后,笔者认为醉畊堂本李序是真的,两衡堂本李序虽有原李序中的一些文句,但已被篡改,是一篇真假掺半的序文。,回头对我李渔不是《金瓶梅》崇祯本的评改者(1)那家小店,李渔不是《金瓶梅》崇祯本的评改者(2)

  

现在还李渔不是《金瓶梅》崇祯本的评改者(3)李渔在序中给毛评很高评价:答应着,和“观其笔墨之快,答应着,和心思之灵,堪与圣叹《水浒》相颉颃,极心抉髓之谈,而更无靡漫沓拖之病,则又似过之,因称快者再。”并说明自己曾有志于评《三国》,因应酬日烦,因多出游少暇,又因病,“其志”“未果”。两衡堂刊本无回评,有眉批。大部分眉批是在毛氏回评与眉批基础上抄录、改写而成。肯定成书于醉畊堂本之后。李渔终其一生,不管创作或立论,都坚决主张自成一家之言,不拾名流一唾,不效美妇一颦,主张独创有我。他自己决不会把他的晚辈毛宗岗评过的书加以抄录、改写作为自己“评阅”的成果。因此,两衡堂本是否经过李渔评阅,其中的部分评语是否出自李渔之手,很值得怀疑。此书评语为书商假托李渔评的可能性大,而且把李渔序文进行了低水平的篡改。2郾醉畊堂本李渔序与两衡堂本李渔序相比较,有真假、高低、前后之不同。前序结构严谨,句句珠玑,语句流畅。开头引冯梦龙四大奇书之说,没有后序中“余亦喜其赏称”文句,未涉及对《水浒》、《西游》、《金瓶梅》三书的评论。后序加进了对三书评论的文字。前序引出“奇”字,引出《三国》,奇莫奇于《三国》,极自然顺畅。后序否定《水浒》,贬低《西游》,评《金瓶梅》“差足淡人情欲”,不符合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关于对《水浒》的肯定评价,也不符合他自己阐明的情欲论。对《三国》评论时,妄改前序“据实指陈,非属臆造,堪与经史相表里”为:“事有吻合而不雷同,指归据实而非臆造”,显得不通。原序文核心一段,论三国乃古今争天下之一大奇局,演三国又古今为小说之一大奇手。然后紧扣这两句展开论述,贯穿“以文章之奇而传其事之奇”的论点,这是李渔“有奇事方有奇文”文学观点的体现。由事奇文奇又说到书评,引出《三国》毛评。最后点明“知第一奇书之目,果在《三国》”。3郾两衡堂本李序删去了原序文评毛氏评语的一段文字,删去了“六种人读之六快”的一段文字,把“第一奇书”改称为“第一才子书”,把原序“前后梁”误作“前后汉”,最后声称“余于声山所评传首,已

  

莲恨之入骨的宋惠莲的鞋说成“娘的鞋”,她道了再更使潘金莲大为光火。这都表明秋菊的“浊蠢,她道了再不任事体”。她天真幼稚,不懂得事情的复杂和人事关系的微妙难测。她发现潘金莲与陈敬济私通后,告诉小玉,而不知道小玉和春梅好,春梅又和潘金莲一条藤,结果遭到一顿毒打。更有甚者,她第二次发现潘陈私通后又告诉小玉,蠢笨懵懂一至于此!第三,她倔强执着,敢于直言,敢于抗争,锲而不舍。在凶悍蛮横的潘金莲面前敢于直言抗争,虽然屡遭毒打也决不屈服。这种倔强执着的性格在告发潘金莲与陈敬济私通上表现得尤为突出。她接连几次告发都没有成功,自己吃了皮肉之苦,又陷于极端的孤立。她两面不是人:潘金莲恨她,吴月娘误解她,骂她是“贼葬弄主子的奴才”,同为婢女的春梅和小玉甘心为虎作伥,站在潘金莲一边。可是秋菊不服气,她不能容忍潘金莲“暗里养女婿”却在人前“假撇清”装正人君子,她要扯掉她的画皮。她也不相信潘金莲的丑行会永远掩盖下去。最后的一次揭发终于让吴月娘看到了潘金莲和陈敬济私通的真凭实据。这也成了潘金莲被卖出西门家的直接原因。秋菊的反抗是自发的,她对自己地位和命运的意识是朦胧的。尽管如此,我们仍然有理由赞美她的反抗精神。在西门庆家中的众多婢仆中,多的是对主子的恭顺和谄媚,而绝少与主子作对敢于触其逆鳞的人。对潘金莲的淫乱行为,春梅与之沆瀣一气自不必说,就连小玉也极力掩饰,甚至把秋菊告诉她的话向潘金莲告密。两相比较,可以说,春梅小玉者统是奴才,而秋菊是奴隶。奴才安于自己的命运,奴隶却要改变自己的命运。玉箫是吴月娘房里的丫头。我们从西门庆挑选她学弹唱,应伯爵夸她长得“水葱儿的一般”,可以看出她是个聪明漂亮的姑娘。她在西门家中的地位,比起被西门庆收用并宠爱的春梅来自然不如,但和一般的丫头仆人相比,她是相当得意的。西门庆家每逢节日、盛典,妻妾聚会、出游,玉箫必伴左右,虽然不过是侍从,但也不是每个丫头都能得到的待遇。她意识到她的优越地位,有时也摆些上等奴才的架子,该她干的事她推给别人,主子怪罪下来,别人挨打,她却无事。我们从别的下人对她的恭维也可以看出她在西门庆家的地位和分量。元宵之夜,西门庆伙计贲四的妻子贲四娘子“平昔知道春梅、玉箫、迎春、兰香四个,是西门庆贴身答应得宠的姐儿”,故把她们请去赴宴。到了贲四家,贲四娘子见了,如同天上落下来的一般,迎接进里间屋里。顶槅上点着绣球纱灯,一张桌上整齐肴菜,春盛堆满满的。赶着

另辟幽蹊,不啦她一边追魂取魄《金瓶梅》题材新颖,不啦她一边内容广泛真实,尤其是它依照生活本身的样子,描写日常市井生活,以刻画人物性格为主,着力为“众脚色摹神”,“各各皆到”,“特特相犯,各不相同”,把握“此一人的情理”(张竹坡《第一奇书》评语),写出“这一个”,在明代长篇中,异军突起,别开生面。明末清初文人学士对此无不赞不绝口。谢肇淛《金瓶梅跋》云:“其中朝野之政务,官私之晋接,闺闼之媟语,市里之猥谈,与夫势交利合之态,心输背笑之局,桑中濮上之期,尊罍枕席之语,驵之机械意智,粉黛之自媚争妍,狎客之从臾逢迎,奴佁之嵇唇淬语,穷极境象,意快心。譬之范工抟泥,妍媸老少,人鬼万殊,不徒肖其貌,且并其神传之。信稗官之上乘,炉锤之妙手也。”得月楼刊本《平妖传》叙,则把《金瓶梅》与其他三奇书比较后概言之“另辟幽蹊”,集中指明此书开创创作新路的特点。谢跋是抄本流传阶段《金瓶梅》批评文字的代表。这篇跋大约写于1616年(万历四十四年),谢是从袁中郎、丘诸城借阅的抄本(从袁得十之三,从丘得十之五。袁中郎的不全抄本,抄自董其昌藏本。1607年,宏道曾向谢肇淛写信索还抄本)。屠本畯从王宇泰、王百谷那里也见到抄本二帙(见《觞政》跋语)。自1596年,袁宏道《与董思白》记载抄本之后,已知王世贞、徐文贞、王宇泰、王百谷、文吉士、丘诸城都藏有抄本。汤显祖、屠本畯、李日华、袁宏道、袁中道、谢肇淛、薛冈、冯梦龙、马仲良都见过抄本。1596年后这十几年,抄本盛传,说明《金瓶梅》问世之初,就引起了读者的浓厚兴趣与重视,它的题材、它的人物、它的创作方法,确实使明末作家耳目一新。清康熙年间,以宋起凤、张竹坡、和素为代表,进一步评论了《金瓶梅》的创新成就。宋起凤说:“书虽极意通俗,而其才开排荡,变化神奇,于平常日用机巧百出,晚代第一种文字也。”(《稗说》)张竹坡称赞作者是“才富一石”的伟大作家。他为“使天下人共赏文字之美”(张道渊《仲兄竹坡传》),“悯作者之苦心,新同志之耳目”(《第一奇书》评语),总结了《金瓶梅》的写实成就。他分析了作者从现实日常生活出发,在“危机相依”与“抗衡”的各种关系中,为众脚色摹神,着力刻画人物性格丰富复杂、发展变化,塑造出前所未有的西门庆、潘金莲、李瓶儿等典型形象。他认为作者有一种“摹神肖影,追魂取魄”(《第一奇书》评语)也即刻画性格、以形写神的高超艺术表现力。张竹坡在总结《金瓶梅》艺术经验基础上,丰富了金圣叹提出的典型性格论,为以后长篇小说创作塑造出更新更复杂的典型性格提供了理论条件。满族文人和素,继承了谢肇淛、冯梦龙、张竹坡对《金瓶梅》的评论,在满文译本《金瓶梅序》中评述《金瓶梅》写平常的人物,如市井之夫妻、商贾、妓女、优人、和尚、道士、尼姑、命相士等,每回写的都是丑恶之事,没有一件“于修身齐家有益社稷之事”。但包罗万象,叙述详尽,栩栩如生,为四大奇书中的佼佼者。他抓住了此书写世俗社会中普通人物、写丑恶生活这一显着特点。通过满文本序,把明末以来逐渐形成的对《金瓶梅》基本评价传播到满族文人、臣僚以至宫廷中去,进一步确定了第一奇书的地位,促进了《金瓶梅》的流传和汉满文化交融,在小说批评史上做出了特殊贡献。如果把丁耀亢的小说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来看,说,一边走说学校对面他造就了小说作品的另一种类型,说,一边走说学校对面对其“有失演义正体”的特点,不应看成一种缺点,如刘廷玑所说:“道学不成道学,稗官不成稗官”(《在园杂志》)。现今有的学者也说《续金瓶梅》既像小说又不像小说,是一“重大弊端”(周钧韬、于润琦《丁耀亢评传》)。丁耀亢的小说,不拘格套,自创体制,开综合、多体制、写现实、讲学问、别善恶这种小说类型之先河。以《感应篇》开首八字为总纲,“无字解”即以形象注解,与图解作用相类。“以十善菩萨心,别三界苦轮海。”以形象故事,对现实人生的摹写来说明《感应篇》之思想。翼圣、赞经,以劝世为宗旨,把道学与稗官相结合,确是《续金瓶梅》的一大特点。综合经史、笔记、长篇小说为一体。就小说而言,又综合世情、神魔、演义于一体。不拘格套,自成体制。揭示人性之恶与弱点,以悲悯之心关注人生、关注现实、关心政治、指斥时事。在这方面继承了《金瓶梅》的积极成分。而又认为旧本言情,惩淫而炫情于色。所以,他要消《金瓶梅》乱世的淫心(见第六十四回)。所谓续作,实即是破、是反、是批判。儒释道归一,拯救人心。心是善恶祸福之根源所在。引李贽《焚书》曰“借用”,实即接受其童心论、发愤而作论、自然顺性论。李贽更多从自然人性角度论人之本心,而丁氏多从伦理道德角度演义彰显人心之善恶。丁耀亢不愧是明末清初(即十七世纪中叶)的小说大师、文化大师。十七世纪中叶是出大师顾炎武、黄宗羲、王夫之、李渔、金圣叹之时代。丁耀亢可与同时代的大师相比肩。我们应认识丁耀亢、理解丁耀亢、科学地实事求是地评价丁耀亢。丁耀亢与其《续金瓶梅》永存于世,力能至于后世。

如正未娶金莲,过去开门临先插娶孟玉楼;娶玉楼时,过去开门临即夹叙嫁大姐;生子时,即夹叙吴典恩借债;官哥临危时,乃有谢希大借银;瓶儿死时,乃入玉箫受约;择日出殡,乃有请六黄太尉等事,皆于百忙中,故作消闲之笔。非才富一石者何以能之?外加武松问傅伙计西门庆的话,百忙里说出‘二两一月’等文,则又临时用轻笔讨神理,不在此等章法内算也。”“故作消闲之笔”与“偷闲笔法”不同。偷闲笔法,如武松提出,只在伯爵说话时提到,武松身份在一闲话中描出,只是轻笔点染,不致喧宾夺主。而故作消闲之笔,如娶玉楼、嫁大姐、玉箫受约等都是极重要事件,但却在小说韵律节奏流动中,以极轻松、消闲的笔墨插入,使小说情节节奏避免平铺直叙,而是跌荡起伏,错落有致,这真正是大章法、大手笔。所以,张竹坡称赞《金瓶梅》作者为才富一石的大作家。犯笔而不犯:这本来是金圣叹总结《水浒》时提出的一种笔法。如武松打虎后,又写李逵杀虎;潘金莲偷汉后,又写潘巧云偷汉;江州劫法场后,又写大名府劫法场。“正是要故意把题目犯了,却有本事出落得无一点一画相借,以为快乐是也。”(《读第五才子书法》)张竹坡继承金圣叹提出的“犯笔而不犯”的提法,用来总结《金瓶梅》时指出:“《金瓶梅》妙在善于用犯笔而不犯也。如写一伯爵,更写一希大,然毕竟伯爵是伯爵,希大是希大,各人的身份,各人的谈吐,一丝不紊。写一金莲,更写一瓶儿,可谓犯矣,然又始终聚散,其言语举动,又各各不乱一丝。写一王六儿,偏又写一贲四嫂。写一李桂姐,偏又写一吴银姐、郑月儿。写一王婆,偏又写一薛媒婆、一冯妈妈、一文嫂儿、一陶媒婆。写薛姑子,偏又写一王姑子、刘姑子。诸如此类,皆妙在特特犯手,却又各各一款绝不相同也。”三·和素在满文译本《金瓶梅序》中,出门的时候吃到热饭我提出《金瓶梅》作者卢柟说。序云:出门的时候吃到热饭我“此书乃明朝闲散儒生卢柟为斥严嵩、严世蕃父子所着之说,不知确否。”和素思考过作者问题,并掌握卢柟说这一信息。这一信息据传闻,还是据文献,值得探讨。是清初关于《金瓶梅》作者的新说,与王世贞说、王世贞门人说同时流传。《金瓶梅》全书贯串着文人名士的情调,反映了明末文人以儒为主的三教思想,具有文人作者精心构思的美学结构,处处表现出文人观察、感受生活的眼光,而又袭用话本的套子,保留着民间文学质朴的语言风格。这正是文人创作与民间文学相结合的产儿。在明末,文人重视民间性情之声的民歌、词曲等,是一代风气。我国明清通俗小说经历了一个从俗到雅、从传奇到写实的发展过程。《金瓶梅》雅俗兼备,正是长篇小说从《水浒》之俗发展到《红楼梦》之雅的中间桥梁。总括二百年的《金瓶梅》评论,集中为一句话:《金瓶梅》新奇,是一部奇书。清初批评家认为“新”是天下事物之美称,新奇才能美。所谓奇,奇在以家庭为中心,写一家又及天下国家;奇在以日常市井生活、普通人物为对象,描写得如在目前,不觉得是操笔伸纸作出来的;奇在以写人物性格的复杂为重点,塑造出的典型性格,不是单一的、静止的、理念的,而是多重的、栩栩如生的;奇在作者经历过患难穷愁,入世极深,愤怨极深,而又不局限于个人的阅历与怨愁。《金瓶梅》的这些艺术经验及评论家们对它的总结,在小说史、小说批评史上是划时代的。在曹雪芹之前,明清评论家,在实际上已承认《金瓶梅》作者是一位伟大的艺术革新家。

烧的皮脱肉化,,回头对我香喷喷五味俱全。《金瓶梅全图·二百八十三》(曹涵美画)射了明嘉靖时后府都督佥事(协理锦衣事)佞臣陆炳。这种看法仅供考察作者创作政治背景的参考。李瓶儿是西门庆第六房宠妾,那家小店,是潘金莲嫉妒的主要对象。张竹坡《第一奇书》六十五回评语说:那家小店,“如耍狮子必抛一球,射箭必立一的,欲写金莲而不写一与之争宠之人,将何以写金莲?故蕙莲、瓶儿、如意,皆欲写金莲之球、之的也。”从人物形象塑造角度说,没有李瓶儿,就没有潘金莲。作者是在与瓶儿对立争宠的斗争中为潘金莲立传的。当然,李瓶儿形象有其自身存在的价值。《金瓶梅》崇祯本评语很准确地指出李瓶儿的性格特点:愚、浅、醇厚、情深。瓶儿在作者笔下,有和潘金莲一样强烈的情欲,按着传统道德观念衡量,她也有淫荡的行为,是不贞洁的女人。因为作者具体真实地刻画了她痴爱、情深的性格,虽淫但不是淫妇,虽有缺陷但不丑恶不引人憎嫌。作者塑造李瓶儿形象的开拓意义,在冲破传统道德观念上不如潘金莲形象来得猛烈、彻底,但在突破传统的美学观念上,在改变人物性格好就是绝对的好,坏就是绝对坏的单一化上做出了重大的贡献。李瓶儿先在大名府梁中书家为妾。梁中书是东京蔡太师女婿。夫人性甚嫉妒,婢妾打死者多埋在后花园中。这时李瓶儿是在惊恐不安中度过少女时代的。梁中书家遇难,梁中书与夫人逃生。李瓶儿与养娘走上东京投亲,嫁给花太监的侄儿花子虚为妻。花太监有病,告老还家,回到清河县。花太监死后,一份家财都给了李瓶儿与花子虚。在花家,李瓶儿曾是花太监的玩物,花子虚对她没有真情。花家与西门庆隔墙而居,花子虚是西门庆会中的十弟兄之一。李瓶儿托请西门庆帮助教育花子虚。西门庆表面热情答允,背后让浮浪子弟勾引花子虚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干烧明虾球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