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雷鸟

"憾憾,你不怪妈妈吧?"妈妈突然这样问我。她好像一直在观察我,倾听我的动静。你真是,妈妈!我要做功课呀! 你门板抬到曹母的床前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英才得展 ??来源:政绩在公??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憾憾,你  门板抬到曹母的床前。曹母看儿子这副惨状滚下床来:"我的儿呀你怎么会成这样呀?让他们打成这样娘怎么不心痛死呀……"曹墨哭诉着:"娘啊儿到这步田地生不如死呀。"曹母向衙役跪下哀求道:"各位差官老爷你们跟县官说说求他不要打我的儿子了。就让老身去代儿子受吧。我求求你们了。"为首衙役者:"老人家要你儿子免受活罪不难只要找到那件血衣案子就可结了就不会再受这活罪啦。"曹母不解地问:"什么……血衣?"曹墨说:"娘反正交出血衣孩儿是死罪交不出血衣孩儿是活罪死罪都得受。与其说被他们活活打死倒不如干脆……"曹母痛心不已:"墨儿你莫说莫说了……""娘您要是心疼我这不孝之子就帮帮我帮帮我吧。娘孩儿实在是受不住了呀娘……"曹墨扑入娘的怀里痛哭。

憾憾,你  门板抬到曹母的床前。曹母看儿子这副惨状滚下床来:"我的儿呀你怎么会成这样呀?让他们打成这样娘怎么不心痛死呀……"曹墨哭诉着:"娘啊儿到这步田地生不如死呀。"曹母向衙役跪下哀求道:"各位差官老爷你们跟县官说说求他不要打我的儿子了。就让老身去代儿子受吧。我求求你们了。"为首衙役者:"老人家要你儿子免受活罪不难只要找到那件血衣案子就可结了就不会再受这活罪啦。"曹母不解地问:"什么……血衣?"曹墨说:"娘反正交出血衣孩儿是死罪交不出血衣孩儿是活罪死罪都得受。与其说被他们活活打死倒不如干脆……"曹母痛心不已:"墨儿你莫说莫说了……""娘您要是心疼我这不孝之子就帮帮我帮帮我吧。娘孩儿实在是受不住了呀娘……"曹墨扑入娘的怀里痛哭。

怪妈妈吧妈深更半夜的你们这么多官员跑到这儿来做什么?嗳宋爱卿你也没走吗?"宋慈问:"圣上刚才选德殿起火了?"宋皇说:"是啊刚才内侍一时失察竟然引起大火好在扑得及时没有引起大灾。只是……宋爱卿你刚才送来的那几口箱子不巧被毁于大火之中了。"宋慈大惊:"什么?那八口大箱子都烧掉了?""是啊那几口箱子想必全是陈年旧木里面的东西又易着火只一转眼工夫便烧成灰烬了真是……可惜了。噢宋爱卿这次审案你立了大功朕要好好地奖赏你。明日早朝时朕要加封你为……刑部左侍郎官居二品。"宋慈只是呆呆地望着宋皇神色默然一言不发。妈突然这样深深的宅院外一个水淋淋的老人哭着喊着跌跌撞撞往里面来身后跟着一群已吓得不知所措的家人。

  

什么取证检验、问我她好像我,倾听我问审勘察在吴知县看来都没那个必要了重要的只是人犯尽快招供画押可成全他三天破一桩杀人命案的政绩。正是因为吴知县建功心切以至于连玉娘何以能在三丈之外认出王四的疑问也忘了问一问。吴大人可是这样?"吴淼水支吾道:问我她好像我,倾听我"当时卑职是按常理推断便……"宋慈说:"可你却忽视了玉娘与死者王四是一对恩爱夫妻夫妻之间有比旁人更易相认的特征这不也是常情常理吗?其实玉娘站在三丈外就一眼认出丈夫王四凭的正是他丈夫身上有一样旁人并不知情的特征。"吴淼水急问:"什么?""王四的一只脚上有一个骈指而从水中捞上来的尸体显然不会是穿着鞋的。玉娘对此你能为宋某作证吗?"玉娘点头说:"我当时正是先看到了四郎的骈指认出来的。"吴淼水不解:"宋大人是怎么知道的?""道听途说。恰好宋某别无所长独好记性。除宋某之处想必曹公子也是听别人说起过的。"曹墨似乎记不起来:"嗯?我……"王媒婆说:"你忘了老身当时对你说过的。我说人家王四就是有福气连脚趾也比旁人多长一个。"曹墨恍然道:"哦王妈妈是对我说起过的。"宋慈说:"其实同样的话王婆婆在公堂上对贵县也说过遗憾的是知县大人对如此重要的一个细节居然充耳不闻。"吴淼水强词夺理:"宋大人可卑职对此案最后的判定并非是通奸杀人而是曹墨蓄意谋杀。"宋慈突然把声音提高了一倍:"对这正是宋某要从鸡蛋里挑的第一根骨头!你先以情杀案将奸夫淫妇捉拿归案后又自己否定通奸杀人放了玉娘而判曹墨以大辟之罪案情完全变了如何变的?换而言之既然不是通奸害命那么曹墨蓄意谋杀的动机何在?"吴淼水辩道:"曹墨生性风流见了玉娘貌美顿生夺妻之心他想杀了王四使玉娘成为一个寡妇然后再请王媒婆玉成其好事难道这不是他的动机吗?"宋慈说:"就算曹墨确有杀人动机可他是否就有了作案杀人的时机和条件?这便是宋某今天要从鸡蛋里挑的第二根骨头!"吴淼水直冒虚汗。十几位身着土灰色衣衫的仵作如一群土拨鼠一拥而上脸上露着幸灾乐祸之相朝宋慈看了几眼齐声禀报:一直在观察要做功课"原尸遍体未见伤痕验无他杀之嫌!一直在观察要做功课""哗——"不满之声如潮掀起且呈愈演愈烈之势。动静你十里长堤上宋慈和捕头王走在前面边走边讨论着什么。

  

是,妈妈我石阶下便是一个个用粗大圆木栅栏隔成的死刑犯囚牢。阴暗的过道尽头一位白发老妪坐在栅栏外湿漉漉的地上露出两条麻杆一样瘦细的手臂为跪在囚笼内的囚犯儿子喂着饭食。憾憾,你史文俊颇不以为然大声讥笑道:"宋慈不就是你那个女婿吗?薛大人真是举贤不避亲啊。听说你那女婿喜欢摆弄死人骨头还喜欢在公堂之上夸夸其谈?可要捉拿飞檐走壁的江洋大盗这位只会玩弄狗盗鸡鸣小花招的提刑官能行吗?"薛庭松面色有些尴尬:"怎么不行?史大人不要太小看人了……"宋皇沉吟片刻:"宋慈放外任做提刑已有多年查案断狱手段高超让他来查办嘉州失银疑案当为合适人选。提点京畿刑狱一职么且待此案查下来再说吧。各位以为如何?"史文俊昂着脑袋哼了一声没言语。

  

怪妈妈吧妈是谁对你下此毒手啊……"王媒婆脱口而出:"天哪我以为他是句戏言谁知他真敢下手哇?"宋慈问:"这便是案卷上指证曹墨杀人的王媒婆?"吴淼水说:"正是王媒婆的话让卑职亲耳听着当时就把王媒婆带回县衙。升堂一问王媒婆就道出此案的真相原来曹墨生性风流在王四被害前三日曾因垂涎玉娘美色而找王媒婆说和——"玉娘趴在王媒婆瓜店的货台上嗑着瓜子在和王媒婆闲聊什么。从妇人暧昧的神情和不时发出的放浪笑声里可以想像她们聊的是妇人之间的隐私话题。有个男人向她们走近渐渐聚焦在玉娘丰腴而迷人的后背上。面对街面的王媒婆看见来人是曹墨就对玉娘暗使眼色。

是夜值钱塘江大潮起午夜三刻六合塔附近浮起一男尸三十余岁体格强壮肤色白皙留三寸黑黄胡须。宋提刑你可曾听说此事?"宋慈想了想摇头道:妈突然这样"从没听说有此事临安知府也未报此案……"刁光斗淡然笑道:妈突然这样"此事千真万确绝非编造。这三十多岁的强壮男子乃临安知府傅某府中的跟班生性风流好女色且胆大包天居然与傅知府的小妾勾搭上了。此事让傅知府得知便设法将其弄死抛尸江边。却让刁某截下那具尸体做成了一篇上好文章。"刁光斗从另一只箱子里找出几件物品:一双布鞋、一块绣了花的红布兜兜和一串黑色念珠。问我她好像我,倾听我发泄了兽欲的梅子林喘着粗气趴在小桃红的身上已精疲力竭不能动弹。其腰间的一块玉饰也跌落在地。

一直在观察要做功课范方把那张土纸看了又看摇晃着脑袋"我看不明白这纸上画着这些是什么意思?袁大人想必你已有解何不说出来让我等领教一回?"袁捷说:"二位大人在袁捷看来此图并不难解。这其实是一张藏银示意图。这里画着城墙且有街有巷可知盗贼未能将官银运出城外还埋藏在城内某处。藏在一个人人料想不到的绝妙之处。"宋慈一怔:"嗯竟是这样?"范方作沉吟状:"被盗官银还藏在城内嘉州城那么大大小街巷几十条十万余众会藏在哪里?怎么找?"周朗疑惑地说:"这图上画了个衙门还有个肥脸短须头戴官帽的人这算什么意思……呃弄不懂真弄不懂。"他目光扫到肥脸短须的范方忽然打了个冷战话头赶紧打住了。动静你范方疯了一般冲往那些箱子将一个胖身子扑倒在箱子上嘴里发出奇怪的哭泣声。其妻也跑过去与男人哭在一起。

是,妈妈我范方急切地问:"怎么样?嗯?"周朗说:"舅父妥了已经跟人谈妥了。"他的说话声越来越轻"时间就定在今晚子夜过后他们就把船摇至后门……"范方的胖脸上紧皱的眉头渐渐舒展开了。憾憾,你范方木然地说:"这样行吗?这不是冒险吗?"周朗说:"事到如今只能这样担点风险总比坐以待毙要好吧?"袁捷独坐家中。此时的通判大人一身家常衣饰长衫边襟还裰有补丁。那身官服挂在旁边的板壁上。桌上摆着两三小菜一小壶酒桌面摊放着手帕里面是炒熟的黄豆。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干烧明虾球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