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体交叉

"怎么,不愿意对我说心里话?"她笑嘻嘻地催我。 意对我说心人如其名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塞拉里昂剧 ??来源:丹麦剧??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怎么,不愿  ——香港女作家夏婕

怎么,不愿  ——香港女作家夏婕

王润滋,意对我说心人如其名。一个面色红润的中年汉子,意对我说心那时在烟台地区戏剧创作室当创作员,常住老家威海。80年代初期,他是《人民文学》的一个辛勤投稿者,但那时还没有人见过他。他每篇稿件字都写得很工整。负责联系山东地区的刘翠林编辑,作风认真、细致。王润滋寄来的每篇稿件她都看,不合用则附上一些意见给他寄回去。王润滋孜孜不倦的追求终于有了结果。1980年快近冬天,刘翠林对我说,王润滋新近寄来两篇小说都可以用。我说先拿出一篇来用吧。这就是发表在《人民文学》1980年12期上的《亮哥和芳妹》。但没想到留下的一篇比这篇更出色,这就是《内当家》。王汶石出生在黄河东岸的山西晋南平原的万荣县,话她笑嘻与杜鹏程的家乡隔河相望。这是汾河流域的一块富庶之地,话她笑嘻盛产小麦、棉花、河东盐,流传着崔莺莺、苏三的故事。人们喜欢听戏,流行着南路梆子、郿鄠等地方戏。农民都是戏迷,几乎一个村庄有一个戏台。我曾在一个酷暑盛夏,看见男女老少成百上千顶着烈日看戏,可见他们对文化艺术的热爱。这个农业区,历来商业发达,人们头脑活跃。王汶石正是生长在这样的环境,所以他较容易了解与晋南接近的关中平原人民的生活、风习。王汶石的父亲是位商人,但他跟杜鹏程一样从小参加革命。他不同于杜鹏程。他是从小文工团员的生涯起步,生活在吹拉弹唱,跳舞、演戏的艺术氛围中。他本人也喜欢听戏,他的工作在全国解放前夕是以写戏为主。50年代初期他曾随一个文工团奔赴抗美援朝前线。写了一些小歌剧等。但那时还不太知名。50年代写小说才出了名。王汶石“微笑看生活”的小说风格,我觉得跟他生长的晋南平原的环境,跟他文工团员的生活经历分不开,这点同杜鹏程的战地记者生涯不大一样。但王汶石其人,你跟他接触,倒觉得他是个沉思、宁静甚至内向型的人,他较喜欢宁静的书斋生活,个人独处,与人初次接触,也较少言寡语。这点也不同于杜鹏程那活跃、开朗的性格表现。杜鹏程看上去很像一个实际工作者,能同各种人相处,王汶石则像一个有个性的、不大合群的艺术家。王汶石喜欢契诃夫、泰戈尔,他收藏有泰戈尔全集,泰戈尔清新的文字,沉思的风格是不是也给王汶石作品以影响?但王汶石“微笑”的风格也不是绝对的。60年代初期他发表的《严重的时刻》、《沙滩上》等小说,倒有点沉思、严峻的风格。

  

嘻地催我王汶石健在。我祝他晚年好运。怎么,不愿王西彦王西彦建国前,意对我说心是拥有相当作品和影响的知名作家,意对我说心我是将他与王鲁彦等中国乡土作家同等看待的。两人的小说都表达了对农村贫苦人民的同情,对封建恶势力的抗议。他的长篇《村野恋人》、《微贱的人》和《神的失落》在抗战胜利后的城市书肆是不难见到的,也能引起爱读新文学作家小说的读者兴趣,如《村野恋人》,它流畅的文笔,曲折的故事,颇能吸引人读下去。

  

王亚平表示信赖、话她笑嘻感谢编辑部为他的稿件所做的努力(包括征求公安部有关同志的意见,话她笑嘻编辑部将对稿件做必要的文字整理),抱着欣喜、期待的心情离去了。嘻地催我王亚平成名作《神圣的使命》(1)

  

怎么,不愿王亚平成名作《神圣的使命》(2)

王莹,意对我说心从三四十年代生活过来的人们应当记得她。她那时是位着名的电影、意对我说心话剧演员,曾主演过《女性的呐喊》、《铁板红泪录》、《同仇》、《自由神》等进步影片。1935年,她主演夏衍编剧、讽刺国民党反动派消极抗日的话剧《赛金花》,轰动上海、南京。群众日夜排队,争相购票,人山人海,盛况空前。国民党反动当局被震怒了,却也奈何不得。抗战初期,她参加洪深任队长的演剧二队,奔赴前线,深入兵营、农村,宣传抗日。后又和着名演员金山等同志组织“新中国剧团”,远涉香港、南洋一带,为祖国抗战作募捐演出。当然最有名的保留节目,是她和金山合演的《放下你的鞭子》,广大爱国侨胞纷纷捐款,热烈欢迎、赞誉他们的演出,并给王莹以“马来亚情人”的美称。1939年6月,周恩来邓颖超夫妇在郭沫若家中亲切接见回国汇报的王莹。恩来同志说:“只有我们党,才有你和金山这种人才!”文井并不完全沉湎于过去。他积极地面向未来。摆脱了工作的重负,话她笑嘻近十几年他写的各类文章,话她笑嘻远远超出了前30年。他热情扶植、鼓励、支持有为的青年作家及一切向他求教的人。他的精彩的短文,锋芒所向,有的就指向了根深蒂固的“左”疾。他不再是“随”,而提倡“思”,作为天地间大写的人独立的“思”。我觉得他好像变了个人。细一想,严文井还是严文井,一个“楚人”,一个在心性上永远保持自由求索的人!

文玲很喜爱雪中绽放的梅花。关于文玲,嘻地催我我最后想讲一句话:“梅花香自苦寒来。”这话对她,是再合适不过了。文玲要我在这个会上说几句话。我就来讲讲22年前,怎么,不愿即1977年1月尾,怎么,不愿我在河南郑州,初见叶文玲的情景吧。那时“四人帮”刚刚垮台,大家欢欣鼓舞。作为《人民文学》编辑,我们期盼着文学创作出现生机、转机。我就是这种情况下去郑州组稿;并带去王朝垠编辑交给的一个任务,去找郑州机械工具厂的年轻业余作者叶文玲,请她修改一篇小说《雪飘除夕》。我住在省委招待所,这里离机械工具厂和文玲的家很近。自从找到她后,差不多天天和她见面。我才知道文玲这个业余作者,处境真艰难。她是这家集体所有制工厂的统计员,旧历年前工厂正在赶工,白天她活儿很忙;可是她还身兼家庭主妇,拉扯着三个不大的正在上学的孩子,洗衣、做饭等家务,主要是她操持。一家五口人挤在两间不大的房子里。有个休息天去她家,正逢她在洗一大盆衣裳。她的夫君是郑州市一所重点中学主持教务的副校长,无暇顾及家务;在这小小空间里,孩子们被安排了做作业的位置。唯独她这个业余作家,恐怕只有在家事之余,坐在小马扎上,找一块小垫板,读书、写作吧?料想不到的是,她这样忙,还经常早起到早市去,买一些鲜鱼鲜菜等,亲自烹调,做好了,装一饭盒送给我,说是怕我吃不惯食堂的饭,为我添点营养。当然我发现叶文玲的烹饪技术是上乘的,但我心不安。我很惊奇叶文玲这样“负重行军”,怎么还能不断涌出创作灵感,对生活保持热情;而又忙里忙外,如此勤快,似有用不完的精力?

意对我说心文坛伯乐秦兆阳(1)话她笑嘻文坛伯乐秦兆阳(2)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干烧明虾球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