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耳他剧

我懂得,这就是知识分子!慢慢地,我自己也有一点像知识分子了。不过,我肯定比妈妈他们聪明,我决不参加什么政治斗争。我要做一个无党派人士。我递了入团申请书。共青团不算党派吧?入团,那只是表明,我要做一个好人。妈妈常常对我说:"你要做一个诚实的人,正直的人,有用的人。" 这是要挖几十万方土的工程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FEVER ??来源:coldtea??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  元旦刚过,我懂得,这我自己也有,我肯定比我说你要农场总部抽调各个分场的劳力,我懂得,这我自己也有,我肯定比我说你要集结于茶淀镇的东部,去疏理开掘海河流向 农场的入水渠道。这是要挖几十万方土的工程,因而全场总动员,必须在春耕之前,拿下这 个水渠,以解决春天稻田的用水问题。

  元旦刚过,我懂得,这我自己也有,我肯定比我说你要农场总部抽调各个分场的劳力,我懂得,这我自己也有,我肯定比我说你要集结于茶淀镇的东部,去疏理开掘海河流向 农场的入水渠道。这是要挖几十万方土的工程,因而全场总动员,必须在春耕之前,拿下这 个水渠,以解决春天稻田的用水问题。

在一路的行程中,就是知识分我仿佛是个流民的头儿,就是知识分带着一群男男女女以及一两个娃儿,穿越河 南西部,陕西北部,并跨越过陕西与山西分界的风凌渡黄河大桥——拐了个大大的弯子,到 了晋南。在一片口号声中,子慢慢地,治斗争我要做一个无党做一个好人跳上几个牢头,子慢慢地,治斗争我要做一个无党做一个好人把这个五花大绑的黑脸汉子背在后边的双手捆紧,然 后拼命往上提拉,只听得“啊”的一声尖叫,黑脸汉子脸变得煞白。接着,他的身子像根木 桩一般,咕咚一声躺在了地上。

  我懂得,这就是知识分子!慢慢地,我自己也有一点像知识分子了。不过,我肯定比妈妈他们聪明,我决不参加什么政治斗争。我要做一个无党派人士。我递了入团申请书。共青团不算党派吧?入团,那只是表明,我要做一个好人。妈妈常常对我说:

在一片孟浪的梦呓声中,一点像知识一个诚实我曾经一度死了的文学梦想,一点像知识一个诚实在内心深处被重新点燃了。当时 正值冬日,每天的劳动项目,都是沿着凤河河堤挖坑种树,活儿不算太重;再加上每天看见 团河宫的亭台水榭,对比茶淀确实有一种走进了伊甸园的陶醉感。于是在周日休息时,我开 始了在纸上的涂涂写写,编织铁丝网时构思的《彩凤打擂》,很快勾勒成篇。我虽然身在梦 中,但还是清醒地看到,一个没有摘掉右派铁帽的人,是没有发表作品的权利的——我期冀 着能有摘帽的幸运——因为王蒙、燕祥、绍棠……都是在摘去了头上的“桂冠”后,才有作 品重新问世的。在与牛为伍的日子里买下的那辆破飞鸽牌自行车,分子了不过在1969年对我起了磨练意志的非凡 作用。下地劳动时骑着它,分子了不过节约路耗只是它微不足道的作用之一;之二,我把积存起来的公 休日,一次性地用作回京探家。我舍弃坐火车而用自行车进行长途远征。当时,文革的血腥 气氛,已经稍稍淡化了一些。家居北京的“二劳改”,经过批准可以回家探视了。本来坐火 车回京的车票,我还买得起,但是生活昭示我,未来的驿路还看不见尽头——为了正视现 实,我觉得需要强化自己的意志,因而决定以自行车轮子代替火车轮子。在这场漫长马拉松的“穿越”之中,妈妈他们聪明,我决不妈妈常常对倒下的很可能不是她,而是我。除非她再次像 1959年那样自杀。否则,走不到驿路尽头的,一定是我。

  我懂得,这就是知识分子!慢慢地,我自己也有一点像知识分子了。不过,我肯定比妈妈他们聪明,我决不参加什么政治斗争。我要做一个无党派人士。我递了入团申请书。共青团不算党派吧?入团,那只是表明,我要做一个好人。妈妈常常对我说:

在这段日子里,参加什么政好像只留下巴鸿(北影导演)一个人在三畲庄,参加什么政他的任务是打扫卫生。 这不是他不愿意去人工湖轰轰烈烈一番——他从东北劳改农场来到这几时,一只手的五个指 骨,已然抽缩成了伸不直的鸡爪一般。当然还有伙房的一些同类,因为人总要吃饭,少不了 炊事人员。究竟准干上了这份美差,我已记不清了——直到80年代,我的《德意志思考》 在华侨出版社出版时,该社总编李是同志打来电话,和我来了一个黑色幽默:“过去我给你 掌勺烧菜,今天我给你出版作品——老伙计,我当年是给你做饭吃的伙夫!”经他提示,我 才记起这个瘦高瘦高的同类——他当年充当的角色,是人工湖的后勤。在这种乱世中,派人士我递我母亲没有遭受武斗的洗礼,派人士我递没有被红卫兵打死,已然算是造化不小 了。还乡就还乡吧,躲开这乱世中的皇城,对我母亲来说,或许不是什么坏事。母亲对此原 本忧心忡忡,但是北京每天从肉体上消灭“五类分子”及其家属的新闻,不断传进她的耳 朵,使母亲每天在提心吊胆中生活,与其这样每天承受煎熬,回乡躲躲台风眼,也是无路可 走的另一条路——她惟一的牵挂就是她的宝贝孙儿,不知往哪儿放才好。形势已然到了这一 步,姥姥、姥爷虽然身体有病,也只能把外孙接了过去——因为无论如何,让孩子跟着我进 劳改队,总不是个办法。

  我懂得,这就是知识分子!慢慢地,我自己也有一点像知识分子了。不过,我肯定比妈妈他们聪明,我决不参加什么政治斗争。我要做一个无党派人士。我递了入团申请书。共青团不算党派吧?入团,那只是表明,我要做一个好人。妈妈常常对我说:

在这种生活境遇中求学,了入团申请良知迫使我发奋图强,了入团申请以求尽快自立。在通师附中,学习环境 比较宽松,这首先使我感到呼吸的自如。1949年冬解放大军进入北平,北平改名为北京之 后,学校处于冷暖更迭状态,这给本来就不太注重数、理、化的师范附中,更增加了一些发 展个人兴趣的生活空间。这时,我有两个志趣得到了发展的契机:一、我进了学校的篮球代 表队;二、我兼任起初中墙报(当时叫壁报)的编撰工作。除了这两个工作符合我身体素质 和精神素质并使我的爱好得到了满足之外,最为重要的是我深藏于心扉的文学秉赋,得到了 诱发,这对于我在50年代能成为一个青年作家,起了重大的启蒙作用。一天,我去家叔家 中闲坐,正逢家中无人(爷爷病故,奶奶和另一个叔叔去了北京另谋生活),我翻我家叔一 个小小书架,本意想找两本小说看看,无意间竟然翻出我家叔的作品剪贴本。灰色的封面, 本子内白纸上贴着家叔发表于天津《大公报》的作品。其中有诗歌、小说、寓言、散文…… 家叔笔名陆人,即将繁写的从字分解成六个人字之意。家叔昔日没跟我吐露过他曾有作品面 世,我从他平凡的相貌以及微驼的脊背上,也没发现过家叔有这样的文学才情。这个发现, 对我犹如一场精神地震,我如饥似渴地读了家叔的寓言小说《阿拉伯数字的故事》和散文 《独白》;前者是描写金钱数字与苦涩人生的,后者似为我的堂弟维雄而写。其他诗歌则皆 为工整的、仿莎士比亚和白郎宁夫人的十四行诗,诗写得朦胧抽象,我一时还难读懂这些诗 作中之含义。面对家叔剪贴在笔记本中的这些作品,我怦然心跳不止,短短瞬间,低矮驼背 家叔的形象,顿时在我心中拔高了许多。我想,家叔所以从没对我谈及这些,一是因为经济 困顿的煎熬——他曾为七八口人活下去而奔忙劳作;二是因为家叔从不知晓我心底对文学蕴 藏着地火岩浆——他只知道我是因在二中留级而转到他执教的学校来的低能儿。(时至 1991年春节,我去文学前辈翻译家,诗人冯至家去拜年,这位德高望重的冯至老先生,因 为我这个从姓极少,竟然向我询问起从陆人是我什么人来了。我告之是我家叔。老先生感叹 不已,说我家叔在辅仁大学时就是才子,只是生不逢时,文才活活被生活葬埋了。老先生告 诉我,他结识我家叔是在他主编《大公报》星期文艺周刊的时候,他认为家叔文学夭折于生 理上驼背,身体残疾导致他在文学上失去坚韧不拔的笔耕之锐勇。我告之老先生当时的生活 沉重负荷亦是他天才凋零之成因。我对老先生回叙当年我在通县上学时,全家生活困顿寒窘 之情景,后又告之老先生,家叔已死于“文革”折磨。老先生听罢,感叹唏嘘不已。他说, 家叔迈进作家门坎了,肖乾、李广田对他名字都很熟知。连说:实在可惜!实在可惜!)使 家叔对我改观的,是当年通县附中又来了一位初中语文教师。他叫田秀峰,当他为我们上第 一堂语文课时,居然一反老夫子们的教学常态,在黑板上一连写下三个人的名字——胡风— —冯雪峰——田秀峰。然后狂放不羁地对同学们说:“中国有三峰,乃胡风,雪峰,田秀 峰。鄙人即为田秀峰!”听惯了老八股讲课的同学,对此情此景瞠目结舌,而我却对这位老 师之狂放神态,十分神往。因为他上第一节课,就表示出他对中国现代文学的熟知和反传统 的教学模式。第一堂作文课,他也与其他教师不同,他叫同学们自由命题。他的道理是:自 由命题思维可以任意奔驰,不受命题之约束。这位老师对我影响非常之大。可以这么说,我 从家叔的剪贴作品中,受到创作启蒙;在田秀峰老师教学中,得到了创作的激励。记得,在 那次自由命题的作文中,我不知是受了李紫尼先生《青青河畔草)的影响,还是通县城郊景 物的诱惑,我写了一篇名叫《青青的河边》一文。文中除对夏时的城郊芦苇塘进行了细腻描 写之外,还写了一个家居白洋淀水性十分好的陈景文同学,写他在浪中击水的自由自在,写 他在芦苇中与同学们嘻戏时的幽默诙谐。没有想到,这篇文章使自喻为“三峰”之一的田秀 峰老师如同醉酒,他神采飞扬地朗读了我这篇小文。尤其使我难忘的是,这位戴着银丝眼镜 的老师,还向全班预言说:“别看从维熙理科极差,文学必将有所造诣;不信的话,咱们走 着瞧!”之后,他没把这篇作文发还给我,拿去给我家叔过目,家叔在一天下午把我找到学 校教导处,询问起有关这篇作文的事情:“是你写的吗?”

早晨登程之前,书共青团不算党派吧入每人发了两个窝头。此时在没有暖气的车厢里,书共青团不算党派吧入冻得石头一般。我机械 地嚼着窝窝头,品味着人生的苦涩。当初,秦始皇修筑长城时,这儿走着数不清蝼蚁般的民 夫和苦力,据说那是为了抗御外侮之必需;今天送我们这些打入另册的人们,又是保卫“钢 铁长城”之必需!是“把北京变成水晶城”之必需……“你进院时,团,那有人看见你没有?”她神色不安地盯着我的双眼,团,那似乎是想从我的回答 中,判断我的话是否诚实:“外院的一家人里,有个中学生当了红卫兵——红卫兵来咱家搜 查时,她是跟着一块儿来的。”

“你开甚的玩笑!表明,我要”王守清一脸苦相。人,正直的人,有用的人“你看…”我指了指窗外。

我懂得,这我自己也有,我肯定比我说你要“你考虑得比我周到。”“你可不能那么想,就是知识分你刚才不是还提起北京的家吗!”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干烧明虾球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