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速记

"你们安分一点吧!"一直不开口的李宜宁开口说话了,一开口就这么冲:"你们不联名,流言已经够多的了!你们还嫌不够,对吧?" 百闻不如一见我要亲眼看看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EMBA视界 ??来源:奢侈品??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你们安分一宁开口说话  英姑作记录的手微微颤抖眼中有泪水。

你们安分一宁开口说话  英姑作记录的手微微颤抖眼中有泪水。

点吧一直不多的了你们对宋慈像是对吴淼水更像是自语:"曹墨扬言要杀王四是在尸体被人打捞上岸的前三日。三日前曹墨扬言杀王四三日后王四果然浮尸江中?"吴淼水说:"卑职以为这绝不会是巧合吧?"这时里正被带到宋慈面前他不知因走得急还是有些害怕脚下似乎有些发软差点摔倒。宋慈笑了:开口的李宜"哈哈有意思。宋某刚才说同一个玉娘从三张不同的嘴里却说出截然不同的三个女子你不觉得耐人寻味吗?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大的差异?因为各人在向宋某陈说玉娘其人的时候都怀有各自的用心:开口的李宜吴知县向宋某述说玉娘的时候尤其注重玉娘对曹墨的眉来眼去给宋某的印象玉娘是一个百媚横生能在一瞬之间让男人、尤其是风流男人心猿意马铤而走险的红颜尤物从而使宋某信服曹墨确有杀人动机;那位书吏则把玉娘描绘成一个水性杨花、不守妇道的淫妇为的是让宋某早日将淫妇玉娘绳之以法;而王婆当初不慎漏嘴差点使玉娘蒙受通奸害命之冤她对玉娘心中有愧并想弥补过失所以王婆嘴里的玉娘品貌几乎完美无缺。宋某断定各有所图的三人嘴里说出的都不是真正的玉娘其人!你说真正的玉娘又会是什么样呢?"英姑一笑:"我只知道大人接下来一定会亲眼验证了。""对!百闻不如一见我要亲眼看看。"县衙客厅内吴淼水一脸不快两眼盯着垂手一旁的唐书吏:"听说你一整天都在官驿是想让提刑官提携提携?"唐书吏答:"提刑官是高人高人自有高见。小吏值不值得提携宋大人自有主见。"吴淼水冷笑道:"说你胖还就喘上了。你说你是不是向提刑官告我什么诬状了?""知县大人从无过错小吏何来诬状可告?""那当然。可宋大人办事过于认真想对曹墨杀人案复审复审。""无非例行公事。真金不怕火烧证据确凿的铁案还怕他真能查出个节外生枝?"吴淼水心生狐疑:"你……你什么意思?"唐书吏忽然激动起来:"要说曹墨杀人案卑职以为大人错在当初就不该怜香惜玉。""什么怜香惜玉?""大人虽然把凶手判了斩刑可放了淫妇小吏至今觉得不妥。"吴淼水一愣:"你……你怎么就认定曹墨和玉娘合谋呢?"唐书吏反问:"那大人怎么就认定玉娘清白无辜呢?大人不是说漂亮的女人脸上总是写着个祸字吗?小吏以为大人此言简直就是至理名言。"吴淼水讥笑道:"不如说你有切肤之痛!"唐书吏强压着心头之愤:"小吏家室如矩何言切肤之痛?大人所言莫名其妙!""算了吧你!谁不知道你老婆水性杨花早让你戴上绿帽了你有气不敢往自家老婆身上撒就恨不得把天底下的漂亮女人都赶尽杀绝。一个大老爷们儿有本事去治治自己家里那个偷奸养汉的老婆啊干吗拿别人出气?"唐书吏痛苦地叫起来:"大人!清官难断家务事你拿小吏家事说事有失公允!"吴淼水反问:"可你有气不敢向老婆出却嫁恨于他人就公允了吗?""唐某并非如此心胸褊狭的小人我敢说本案最后被推上断头台的决不止一个曹墨!"吴淼水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还有谁?"唐书吏咬牙切齿地说:"淫妇玉娘!"吴淼水反而心里一松:"你是说宋提刑盯住的只是玉娘?"唐书吏说:"大人当时要是听了小吏的忠告将奸夫淫妇一同严惩也不致会落得今天这么被动。"吴淼水心想:怪不得宋慈一直不提审曹墨原来他把眼睛只盯住玉娘了。

  

了,一开口流言已经够宋慈笑着对曹冯二人说:"怎么样我们三个一起去请那位庄主?"曹纲犹豫不决看看冯御史:"冯大人你看呢……"冯御史硬着头皮说一声:"那就进去吧。"于是宋慈领先一步后面曹纲与冯御史三人一同踏进如意苑。就这么冲你宋慈偕捕头王走进庭院。把守院门的捕快迟疑着欲拦又止。不联名,宋慈严词对管事说:"你刚才说刁庄主说过除非我亲自来请他才肯随我去公堂作证。现在我来了连曹大人冯大人都来了他刁光斗为啥还不露面?"管事将手中的刀收起来换以笑脸:"几位大人既然亲自来请了那就闪开路开大门请大人们入院吧。"他示意守门的手下拉开大门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宋慈严厉地说:还嫌不够,"此人在公堂上作伪证事后逃亡于外被我得力部下追捕归案经审讯已将部分事实查清。柳青将你如何说谎扮假小桃红之事从实讲来!还嫌不够,"柳青跪下战战兢兢地说:"五月廿一这天下午有个陌生男人来找我。那男人说受一个大人物指派只要我按他的意思做可保我在京城成名角大红大紫能挣大钱。我一时糊涂就……就应下了。所以下午在瓦舍班主问起小桃红我就说她已回来了因身体不适躺在床上让我替她演角色……"傅知府大声问:"不是还有证物竹如海的一把雨伞吗那是怎么回事?"宋慈将那把雨伞拿出来淡然一笑"这还不方便?竹如海把此伞忘在茶馆有人假报消息后顺便将此伞放到窗台上不过是举手之劳。"几个老大人点头道:"这假证还做得真圆呢。""更妙的还是后来明泉寺的那一幕戏。柳青说。"柳青瞟一眼宋慈见其威严之势不由得哆嗦了一下:"那天晚上我照人吩咐穿了小桃红的戏装戴了她的首饰和绢花等在寺院后殿——"明泉寺内柳青穿着桃红色戏装缩着身子在后殿偏房的门后从门缝里观察外面动静。柳青的身材与容貌与小桃红相近黑暗中很像小桃红。她看到竹如海往后殿走来便发出哭泣声。宋慈沿这边墙脚走了一段路忽然听得隔墙那边传来一阵喧哗有好多人为何事高声喝彩。他疑惑地止住脚步听了一会儿自语道:你们安分一宁开口说话"咦好像还有熟人的声音?"猝然不知从哪里蹿出一条高大的黑狗前肢高举张开大嘴从后面冷不防地扑过来。宋慈正凝神听着墙那边的动静没注意到大黑狗扑来。只听有人大喝道:你们安分一宁开口说话"当心有恶犬!"宋慈一个急转身那黑狗已经扑来所幸手臂挡了一下才没让那恶犬咬着颈背。但他毕竟没有防备脚下无力几乎被那高大的恶犬扑倒虽连连躲避还是有点难以招架。

  

点吧一直不多的了你们对宋慈掩饰地说:"嗳哪里着急啦?来英姑坐下歇一会儿擦把脸。"英姑接过宋慈递来的毛巾一笑:"还是你脸上的汗多呢。"把毛巾又塞至宋慈的手中。

宋慈眼中忽然一亮神情专注地俯下身去朝尸体头部凝眉注目:开口的李宜尸体的头部黑发间似有细小白点蠕蠕而动。宋慈瞪大双眼见那小白点渐渐大了竟爬出了一条蛆虫!开口的李宜了,一开口流言已经够吴淼水浑身直冒冷汗。

就这么冲你吴淼水继续说:"不过你真要是觉得本县在这个案子上冤枉了你不妨向宋大人细细陈说陈说。要是宋大人果然能查出你无罪的确凿证据也免得本县因断错了命案而毁了一世的清名。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此案虽然事隔已久本县倒清楚地记得你是因色起意杀害王四不仅你自己当堂供认不讳并且还有血衣为证的对吧?"曹墨脸朝里躺着不说话却在听着。吴淼水惊堂木"啪"地一拍:不联名,"快说!不联名,"曹墨说:"是我杀了王四!"吴淼水得意地说:"好!一桩离奇的杀人案本县只花了半月时间就审得一清二楚三明白。至此本案供词、证据一应俱全。曹墨你还有何话可说?"曹墨绝望地说:"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我……我无话可说。""你杀人偿命无话可说本县倒还有一句话想问问你呢。""不不用问了什么也别问了。""不本县坐堂理案最讲究重证据实除了供词和证据还有一样也必须要笔录于簿否则本案就不算圆满。""你想问的是曹墨杀人的动机?"吴淼水嘿嘿一笑:"毕竟是读过圣贤书的一点就通。本县最后要问的正是你的杀人动机。你为什么要杀王四?"曹墨叫喊一般地说:"我妒忌是王四而不是我曹墨和这位娘子做了夫妻!这世上要没有一个叫王四的木耳商人我和她就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可我曹墨人臭嘴不严想杀王四却把天机泄露自己落得身首异处倒也罢了我害己还害人又害苦了我的老娘啊……都是我这张臭嘴!臭嘴!臭嘴!"他边骂着自己边狠狠地抽着自己的嘴巴情绪渐渐失控。

吴淼水冷笑道:还嫌不够,"单凭你们二人在这公堂之上还敢一帮一唱配合默契这通奸害命岂不更顺理成章了吗!"唐书吏频频点头"有理有理!"同时录于堂簿。吴淼水连忙宣布:你们安分一宁开口说话"本案具结。退堂!你们安分一宁开口说话"急急离座而去。曹墨仍在大喊大叫:"玉娘曹墨今世与你无缘结为夫妻死不瞑目。要是人死之后真有来世曹墨下辈子一定娶你!"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干烧明虾球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