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剧

"谢谢!我也很好。你想搞点什么工作?" 细腻的情愫于水磨腔中飘荡

时间:2010-12-5 17:23:32??作者:尼日尔剧 ??来源:菲律宾剧??查看:??评论:0
内容摘要:  梦幻和深情,谢谢我也很是那样一种绵渺、谢谢我也很精致和从容不迫的过程,细腻的情愫于水磨腔中飘荡,生旦之间秋波流转,意有所属。这,似乎已经是我们习惯的昆曲的情调了,何来悲壮呢?我们一向认为昆曲就应当是纤细的、婉转的,它能够承载悲壮么?

  梦幻和深情,谢谢我也很是那样一种绵渺、谢谢我也很精致和从容不迫的过程,细腻的情愫于水磨腔中飘荡,生旦之间秋波流转,意有所属。这,似乎已经是我们习惯的昆曲的情调了,何来悲壮呢?我们一向认为昆曲就应当是纤细的、婉转的,它能够承载悲壮么?

钟馗的出场不是一个人,好你想搞点他的身后跟着一群小鬼。作为鬼,好你想搞点他不能白天出行,只能在夜晚出来。这样一个冷寂幽深之夜,一个鬼的出场为的却是一场喜庆,而这场喜庆的主人公是他年少美貌的妹妹。一个年轻美貌的旦角和一个狞厉的丑鬼之间的映照是动魄惊心的。钟馗寻到自己家门,什么工作叫妹妹来开门。妹妹突然听到哥哥的声音,什么工作是那样的欣喜。人鬼相见,却没有一点惊恐,只有浓浓的亲情,一个"情"字完全打通了他们人鬼之间的隔阂。钟馗让她凤冠霞帔准备出嫁,又自空中传音,告诉杜平自己要把妹妹嫁过来。当年就是杜平为撞死的钟馗收的尸,杜平虽明知钟馗是鬼,但没显出丝毫的惧意,反而邀请他从空中下来小聚一回。

  

钟馗与他的亲人、谢谢我也很友人之间的温情之美可以存在于鬼的世界中,至情之深同样可以出现在鬼的世界中。《焚香记》里的敫桂英就是一个至情之鬼。钟馗在人间有牵挂,好你想搞点他牵挂自己的亲妹妹。他们兄妹早孤,好你想搞点如今丢下待字闺中的妹妹独自为生,他实在是放心不下。杜平是当年跟他一起入京赶考的好朋友,通过赶考路上的倾心交谈,钟馗相信善良的杜平一定会照顾好妹妹,当时他已约定把妹妹许配给杜平。于是他要亲自送嫁,把妹妹送到杜平那里,了却这桩心事。主仆二人边走边说,什么工作已经走入了园子。接下来的,什么工作就是杜丽娘那个着名的唱段,她唱道:"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可能有好多朋友对昆曲的了解就是自这四句开始的,我还记得自己当年就是读中学时第一次在课本中读到了这几句话。

  

最早听的自然是《牡丹亭》。《牡丹亭》里最早入心的就是《游园》,谢谢我也很那样一段"原来姹紫嫣红开遍,谢谢我也很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今天听来都熟悉得疏淡了,但是在一个大家都唱着"不低头,不落泪,咬碎仇恨强咽下,仇恨入心要发芽"的年代,是何等动魄惊心啊……我常常哼一段李铁梅,哼一段杜丽娘,然后就神思恍惚了。作为八十万禁军教头的林冲,好你想搞点他受的教育使他认可朝廷,好你想搞点忠于君主,希望在朝廷里面为君主效力,为百姓做事,但是这个时候他却不得不去投奔被朝廷视作流寇啸聚之所的水泊梁山。林冲怎么能甘心呢?但是除了水泊梁山,他又能往何处去呢?

  

坐在香港室内让人冻得哆嗦的冷气里,什么工作一人抱着一杯茶,什么工作眯着眼睛看正午山坡上的阳光,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着,昆曲的美谁能说出有多少种?梦幻,深情,悲壮,苍凉,诙谐,灵异,风雅……不一而足啊!马东扬手叫来服务生,要了张巴掌大的小纸片,把我刚说的这些词码了码,往我眼前一推:"就这七个主题了,吃饭吧!"

坐在朱主任对面了我才知道,谢谢我也很马东早就做好一大堆方案了,谢谢我也很有说电影的,有说音乐的,还有聊教育的,我放下这份放下那份都说先不讲了,忽然脑子里闪过汪老师的托付,我说:"文艺频道怎么不讲讲昆曲呢?"说到这儿,好你想搞点不由地想起我们今天的生活。大家工作总是很忙,好你想搞点总是有太多太多的事要做。对于很多人来说,做梦成了奢侈的事情。睡觉是为了休息,不是用来做梦的。当你刚要入梦,或者当一个梦刚刚开始的时候,闹钟响了,该上班了!我们都很羡慕的一种幸福,就是能够睡到自然醒。

四个月之后,什么工作还是这座粮仓,什么工作总顾问汪老师一段一段给演员说戏,帮我把握了这七集的《于丹·游园惊梦》。我坐在明晃晃的灯下说着讲着,汪老师总在观众最后一排左边的角落里,看见他对我浅浅一笑,我的心里就不再仓惶。宋代文人陈季常娶妻柳氏,谢谢我也很柳氏生性悍妒,谢谢我也很把丈夫看得很紧,陈季常又是一个惧内之人,由此引出了一部舞台上的喜剧。"妻管严"在我们今天的生活中并不少见,也时常成为大家逗笑的对象,这是生活里面一种诙谐的潜质。而这种取笑放大在戏曲舞台上就变成了喜剧情节。

苏东坡这样评价陶渊明:好你想搞点"陶靖节以无事为得此生,好你想搞点一日无事,便得一日之生。"他说天下人"终日碌碌,岂非失此生也"。我从小就喜欢这个采菊东篱、种豆南山的隐士,尽管他的庄稼一概"草盛豆苗稀",但是他的那一丛散淡菊花,还是温暖了后世每一轮带霜的斜阳。这些诗文戏文陶铸了一个小女孩儿柔软的魂魄,注定了我不愿意把分秒必争的光阴都用来实现价值,不愿意把从日出到日落的一个循环变成排满公共事务的日程表。我喜欢有些流光纯粹用来浪掷,可以敏感于四季,沐春风而思飞扬,临秋云而思浩荡,可以拍一支曲子,霎时间沧桑幻化,古今同心。他说:什么工作"《夜奔》我九岁学,十四岁上台演,整整三十年……年轻时候唱的是英雄夺路的激越,现在唱起来才懂得什么是英雄失路的苍凉。"

最近更新
热门排行
copyright ? 2016 powered by 干烧明虾球网?? sitemap